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善良的女人
善良的女人

善良的女人

故事的开始,是在一年多之前,逸华夫妇生活刚开始安定下来的一个夜晚。

  洁如已经睡下,逸华看完球赛,沖身后爬上床,虽然没有开灯,但由窗口透进来的路灯光芒,仍可楚清看见妻子雪白的小腿…洁如是一个恬静,内向的女孩,俏脸上常挂着楚楚可怜的样子,除此之外,逸华喜欢她的理由,还因她有一双白嫩修长的美腿,一对小巧玲珑,足形很美的脚儿。

  浅蓝色的冷气被在妻子翻身时滑落,她的大腿也完全露出来。

  这时,逸华的睡意已经完全消失,他把洁如的腿移开一些。一动之下,妻子的小腹也暴露在他视域里。

  洁如穿着浅黄的棉质三角裤,内裤紧紧贴在平坦腹部和隆起的耻部,那凹处的轮廓是曲线玲珑,好像能透视女人那道诱人的肉缝。

  「好性感哦!」他想着,不由得吞了一下口水,同时也产生另一种欲望:趁她睡得正香,偷偷干她一次…也许很有趣!「

  洁如今年二十三岁,二十三岁的女人本来应该是很热情的,也是敢於主动要求丈夫性交才对,可是她不是这样,她对房事非常被动。

  这不祇是因为她的性格内向,还因为她成长的家庭本来就是男尊女卑的,从小就受到个性善良的母亲影响,长大后仍然保持着这样的态度。

  她从来不会主动的向丈夫要求做爱,这种情形使逸华很感失望!但现在他已欲火焚身,他反常的把头钻入洁如的胯下,扛起她的腿在自己的肩上。

  洁如被她搞醒了,她惊讶的说:「你要做什么嘛!啊!那处髒嘛!别这样啦!」逸华的舌头在舔她的腿缝,一阵羞耻心使她用力扭着屁股。

  洁如的娇躯颤动一下,用手推他的头,轻声地说:「噢…不要嘛!」逸华感到惊讶了,因为他也从来没有听妻子说过「不要」,一向以来,她虽然不主动,但祇要丈夫有需要,她就会顺从地默默奉献。

  现在因为觉得丈夫的行为有点儿反常,所以她浑身不自然,不得不出声婉拒。

  「今晚你好像多了点情趣哦!这样玩才有意思嘛!」逸华把她的内裤扯到到一边,乾干脆用舌头在她阴唇的上下乱舔,弄得她柳腰款摆,浑身不自在。

  逸华暗地里好开心,一向保守的洁如,总是默默任她干,今晚这样扭扭拧拧还是一次,这使得他更兴奋了:「今晚我们玩」狗仔式「!」「你…你在说什么嘛!」洁如露出惊讶的表情。

  「是这样的,你趴在床上,把屁股抬高起来。」顺从的洁如听到丈夫的吩咐,就把身体翻过去趴在床上。

  色不迷人人自迷!湿润的内裤紧贴着两瓣肥肉,妻子的诱人体态,已经不自觉的在挑逗着她的丈夫。

  「噢!」洁如轻轻叫了一声,小小的内裤被丈夫拉下来,浑圆屁股露出来,逸华继续把三角裤沿着大腿。小腿,直向从脚尖脱去。

  「不要这样嘛!羞死人了!」洁如扭动着四脚爬爬的身体。

  「洁如,都结婚几年了!你怎么还是这样啊!我们是夫妻嘛!难道做爱都不行?」

  「你今晚怎么啦!干嘛一定要让我扮狗,这个样子很难为情嘛!」「有什么好害羞的,不过是一般夫妻的平常事嘛!你一向都很顺从我,所以我们的夫妻房事好单调,闺房乐趣实在太泛味了!」「啊!别这样搞了,你这样摸人家,我受不了嘛!」洁如在低吟,因为这时逸华一面和她说话,一面把手从洁如的屁股缝里穿过去,在洁如的腿缝和肉唇间乱挖乱掏。

  洁如趴在床上抓紧床单,抬起的屁股扭动着,她意欲避开男人的手指,光滑的背脊左右摆动,两个倒吊钟似的大乳房也在乱摇。

  「哈!原来我老婆也是性感小野猫!」逸华兴奋的把两根手指插入到洁如内缝。

  洁如不知在嘴里滴咕什么,她双肩不停颤抖着,肉洞里已经溢出汁水。

  逸华的手指在里面抽动,洁如鼓着嘴巴,发出分不出是深呼吸还是喘息的声音,她好像有点儿不支了,上身俯下,把脸紧紧的贴在床单上。

  散乱的秀发披头盖脸,她的嘴开了又合,舌头舔了下樱唇,好像很饥渴的样子,还肉紧的皱起眉头,那种表情和平时的端装的妻子完全不同。

  逸华看到妻子欲望横生,兴奋的把嘴凑过去舔她的阴户。

  「你…你在做什么嘛!别这样,太变态了!」在洁如来说,虽然对方是丈夫,但对她做出这么荒唐的事,还是第一次看到,她惊慌的闪避着。

  「你别躲开,等一下马上就会舒服了。」逸华抬起身体,手持阳具做出准备插入的姿势:「把屁股再抬高一点,我要干你了!」「不…不要!你这样粗鲁…我会怕!」

  「没啥好怕的,这样才好玩哩!快点把屁股抬起来。」逸华早就知道洁如的阴道口生得比较低,平时所用的一般姿势,总是还有一小段凉在外面,没能尽根插入。

  「今晚无论如何也要试一试了,」逸华早有这样的想法,此刻下了决心,他慢慢拨开妻子湿淋淋的阴唇,龟头一挤,「噗哧」一下进入温软的腔道里。

  洁如竭力保持着原来的姿势,她四肢轻微颤抖着,觉得比平时被插入时要好过些。

  「啊!进来了!你涨得我好厉害!」洁如一面哼一面叫:「啊!好粗,插得又深,好像和以前不一样哦!啊!」

  「和以前不一样吗?哈!这样才好玩吧!」

  洁如觉得这时自已的阴道里比平常被正面插入时更充实,她不禁哼道:「啊…为什么会这样紧?我好像被你挤得好涨!」

  逸华没答话,继续对她狂抽猛插着。

  洁如的反应完全和以前不一样,她继续叫道:「太紧…不要了!你先停一下,不要动啦!好涨闷嘛!」

  「你居然也会叫床了!既然已经有这样好的感觉,怎么能停下来!」「但是我…我好像被你塞得喘不过气来。」

  「不要多说话,快乖乖的挨插吧!」逸华认为洁如祇是分不出快感和辛苦而已,婚后她祇把行房当作履行对丈夫的义务,好像自己还不知道其中的好处。

  「洁如,愈是有挤迫的痛苦,快感就越强烈!」逸华拼命的扭动腰部,把粗硬的大阳具往妻子的阴道里拼命抽送,洁如祇好咬着牙挨插,她抓紧床单发出呻叫。

  「不要…啊…啊!我快要被你插死了!」随着肉棒在阴道里的摩擦,洁如的哼声也变得断续了,她扭摆着屁股,几乎是哭着求饶道:「不要啦!放过我吧!」可是逸华没理会,反而更加用力的抽插,望着自己那条粗硬的肉棒在妻子丰满的屁股沟间进进出出,逸华更来劲了。

  「这样真好玩,以后要经常用后面插入了。」逸华狂抽猛插,很快兴奋了。

  「啊!我要喷了!洁如!这样玩太好了!」

  洁如祇是发出低沉的哼声,乖乖挨插之余,还不自觉的把屁股迎过来!逸华感到快要爆炸,在无法忍耐的时候,拼命的把肉棒插入到洁如阴道的深处,精液疾射而入。

  「啊!好舒服!」他贴紧妻子屁股,双手抓住奶房猛烈射精,也没顾得看她有什么反应,直到射出最后一滴精液,才深深吐一口气,全身软绵绵的压在洁如的后背。

  【完】